Skip to main content

《伴侣》微故事:家政女工逆袭 “外教大管家”,靠自己是人生捷径

找找阿姨店铺合伙人招募广告

2017年4月初,《厦门晚报》一则《家政女工自学英语,成为外教大管家》的新闻让当事人刘雪英体会了一次“网红”的感觉,她独特的人生经历也被网友们誉为“厦门励志姐”。曾经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跟着丈夫一起养猪。一次机缘巧合,她成为一名外教家庭的家政工,为了能和对方沟通,她开始学习英语,并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从家政女工一跃成为厦门理工学院的外教公寓管理员,这也是厦门理工学院历史上首次私人订制一个职位。现在的刘雪英,拥有上百位遍布欧美、中东、大洋洲、东南亚十几个国家的外国朋友,一个人管50多位外教,成为他们亲密的工作伙伴。

养猪大姐靠自己,千辛万苦学英语

今年45岁的刘雪英出生在湖南娄底,从小就爱学习的她,却在高三那年因故辍学回了家。辍学后,经人介绍,她来到了福建省泉州市马甲镇洋坑小学当了一名代课老师,并在这里组建了家庭。1989年儿子出生,孩子小、家里的农活又缺人手,她忍痛辞去工作,在家和丈夫一起种田养猪。虽然丈夫在生活上没有亏待过她,但经济上却管得紧,没有经济来源,刘雪英哪怕是买一包盐也要跟丈夫伸手要钱。

儿子上小学三年级时,一天放学回来跟她说,班上有个叫麦博信的同学要来家里作客。麦博信是澳大利亚人,父亲麦克在泉州仰恩大学做外教,他是跟随父亲来到中国的。儿子的同学要来家里玩,还是外国友人,刘雪英当即决定要好好招待,给他做一顿地道的中餐。可翻遍了钱包,也只有几块钱,跟丈夫求助,丈夫却是一脸的嫌弃。那一刻,刘雪英深感悲哀,一个人没有经济来源,就像是漂浮在水里的木头,没有尊严和底气,连说话都没有分量。

招待客人时,听说麦博信父亲的学校正在招人,有一些清洁方面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刘雪英当时就动心了,她不想再过伸手找人要钱过活的日子。可是语言不通怎么办?刘雪英在一张A4纸上写道:我会做很多事,我想找份工作。然而,到了学校后,刘雪英并没有找到麦克。正当她手足无措地在学校门口徘徊时,碰到了雪莉。雪莉也是学校的外教,懂一点儿中文。得知刘雪英是要找工作后,雪莉忙把她推荐给了仰恩大学的副校长威廉,他家正缺少一个会做中餐的保姆。看到刘雪英如此诚恳,威廉爽快地答应了。

虽然上过高中,也学过一些简单的英语,但离开学校多年,当初老师教的那点儿英文单词,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威廉只能听懂一点点中文,但却说不出来,他们之间如何沟通呢?刘雪英犯起了嘀咕。为了避免语言交流,在威廉家她尽量用手势代替语言。一次,威廉想要购买一副窗帘,让刘雪英带他去买。但威廉喜欢什么样式、什么颜色、什么价位刘雪英却不知道,她只能自己推算,威廉作为外国人应该习惯于高质量的生活,所以她特意找了一家价位比较高的窗帘店,带威廉去选。结果是自己完全想错了,威廉为人低调,生活朴素,他觉得窗帘能用就行,无需太豪华。所以刘雪英带他去的地方,他一点也不满意,两人只能失望而归。回去的路上,刘雪英见威廉一直叹气,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七上八下,她觉得正是因为自己不懂英语,才会生出这么多事。如果自己能听懂一点,就能知道威廉的想法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不愉快。没想到威廉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回去后,他把刘雪英带到书房里,指着书架上的书,中文夹杂着英文结结巴巴地说:“你可以学一些英语,这样方便我们交流。”刘雪英听后直点头:“我一定好好学。”

为了学好英语,刘雪英借来初一学生的英语教材,又从头开始学起。为了练就纯正的口语,刘雪英每天都跟着收音机一句一句地练。当时,在威廉家做保姆的时候,刘雪英还兼带着服务一家中国雇主。但因为她上班的时候嘴里总念叨着英语,对方觉得她不够用心,硬是把她辞退了。虽然少了几百元的工资,但是刘雪英学习英语的态度丝毫没变,她觉得一个人必须掌握一门技能,而英语也许就是她改变自己人生的杠杆。

创造机会聊天,干家务练口语

一次,威廉在家里休息看报纸,刘雪英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用英语开口问道:“what to eat today?”威廉听了,瞪大了眼睛,高兴地看着她:“刘,你会说英语了?”刘雪英羞涩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只会一点点,都是跟着你那些书学的,这一句话我练习了很久,说得怎么样?”“不错不错,能说一句就能说两句,一旦说了就没那么难了。”刘雪英很认同:“好多我都不会,我要是说错了,你给我指正过来。”威廉爽快地说好。

中午做饭前,刘雪英又去问威廉:“晚饭吃中餐可以吗?”接着追问道:“‘晚餐吃什么用英语怎么说?”威廉清晰地告诉了她。怕自己忘了,刘雪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让威廉把这句话写下来。在厨房里,威廉听见刘雪英一遍又一遍地念着:“what do you eat for dinner?(你晚餐吃什么?)”听着她不太熟练的发音,威廉觉得刘雪英比他任何一个学生都要认真,不由自主感到钦佩。

慢慢地,刘雪英会的口语越来越多,和威廉能进行简单的交流。她的进步让威廉刮目相看,并给她介绍了好几份外教钟点工的工作。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了威廉家有个做事勤快说话幽默的“刘大姐”,来他家作客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威廉的好友,仰恩大学美籍教师TreyAven跟刘雪英关系最好。每次他来威廉家里作客,都会站在厨房门口,一边看着刘雪英做菜,一边跟她聊天。“刘,我陪你说话,你给我做好吃的,怎么样?”“行,你教我越多,好吃的就越多!”短短几年时间,刘雪英已经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外国人交流没有丝毫障碍。

2003年,威廉由于年事已高,辞职回国养老。刘雪英把他送到机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有威廉,她不会想着去学英语,也就没有现在的自己。临走前,威廉对她说:“把英语继续学下去,不要放弃,不管什么时候,多一门语言总会有用处的。”

威廉走了,为了能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刘雪英决定毛遂自荐多谋几份差事。很快,刘雪英出色的口语能力就为她的求职铺垫了道路,许多外籍家庭都爭相聘请她。

刘雪英(中)和不少外教及家属都成了朋友。

琐碎生活也快乐,靠自己是人生捷径

2010年年初,刘雪英无意中得知老友TreyAven生病了,尽管她工作很忙,但只要有空就去医院照顾他,这一照顾就是3个月。3个月过后,TreyAven顺利出院,并从仰恩大学转聘到厦门理工学院。刘雪英知道后,主动去帮他搬家,两人在楼下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聊天。一个中年大妈,一个大学老师,竟然在用流利的英语交谈,同时能在闽南语和普通话之间随意切换。刘雪英的表现引起了厦门理工学院国际合作处林老师的关注。

林老师走过去,了解后得知刘雪英只是一个家政工,这让他惊叹不已:“你口语如此标准,真是难得,不亚于我们学校的英文老师。”刘雪英笑了笑,“我常年在外籍家庭待着,练习多了,自然也就标准了。”厦门理工学院有50多个外教老师,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位懂得英语和闽南语,又有着多年和外国人打交道、经验丰富的“大管家”,林老师当即要了刘雪英的联系方式。回去后,他忙把刘雪英的情况跟领导反映了。领导听后,当即决定为刘雪英私人订制了一个职位——全职外教生活管理员。这也是厦门理工学院第一次为某一个人打造一个专属的位置。

自己一个家政女工,竟然能成为大学中的一员,并且管理着全院所有外教老师的生活,刘雪英激动得喜极而泣。她没有想到,真的有一天一门技能会改变她的未来和一生。

当了“大管家”后,刘雪英勤勤恳恳,她每天需要帮着这些外籍教师们收发快递,打扫卫生,办理出入境证明,甚至还要陪同他们出去旅游等等。就在刘雪英工作顺风顺水之时,她和丈夫的婚姻却出现了问题。两人最终和平分手。那段时间,刘雪英的心情还是受到了一丝波动。察觉出她不开心,一些老师下班后会跟她说几句鼓励的话,或者跟她聊几句,甚至有外籍老师在纸条上给她写了一则笑话逗她开心。这些都让刘雪英倍感温暖,工作起来更加尽心尽力。

2017年8月下旬,刘雪英服务的一个外教想在9月去江南玩玩。这几日,刘雪英一直在各家旅行社间奔波,只为了给外教选到他满意的路线。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这些外教在她心中,已然成为了她的朋友。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也感兴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