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高端家政走俏,如今个人找住家保姆每月需支付高达7000元薪酬

入驻找找阿姨,让您的家政生意火起来

过去,很多人认为家政就是做家务、带孩子,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家政服务也渐渐拉开了层次,大学生、研究生也纷纷涉足家政市场,年轻妈妈转型成为育婴师,开着车去做家政,住家保姆的薪酬最高能达到7000元。 

市场需求不断增加

近日,郑州家政协会秘书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保姆已经不是过去的打扫卫生、带孩子了,如今的家政被细分为四大类,“进家入户照料产妇起居饮食的被称为月嫂,照顾0-3岁幼儿的是育婴师,而照顾老人孩子、收拾家务这些传统的家政服务自成一类,除此之外,还有按小时收费的专项保洁”。

高端家政的市场需求是由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服务需求的发展决定的。随着经济的转型,近年来家庭尤其是城市家庭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据了解,家政服务人员的技能要求已不仅仅局限于洗衣做饭这些简单的家务内容,现代意义上的家政被理解为对家庭关系及其事物的统称,家政涉及的范围包括家业、家风、收支、教育、人与人的关系,家庭与亲戚、朋友、邻里的关系等。而对家政人员的技能培训也涵盖了家庭厨艺、饮食营养、保洁卫生、美容护理、艺术插花、家庭园艺、家居绿化、宠物照料托管、家电维护等内容。

找找阿姨家政服务平台负责人栗经理说,高端家政的需求基本来自于社会的有钱阶层,多为私企老板、外籍人士等,“他们要求的都是拥有高学历、高素质而且有专业技能的家政人员,支付高薪要求自然更为严格和专业”。在他所接待的客户中,有人要求找专门负责饲养宠物狗的,也有人需要专职侍弄花草的。

高学历保姆紧俏

大学刚毕业的小林家境困难,依靠贷款才完成了学业,所以毕业后她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还贷款。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去企业上班的待遇每月仅两千出头,还要支付房租等巨大的生活开支。在这个号称“史上最难”的就业季,小林的处境愈加艰难。

一个偶然的机会,小林了解到像自己这样的大学生做住家家政,不仅包吃包住,而且每个月的收入能达到5000元。权衡再三,小林决定试试看。小林的雇主是一位私企老板,而她的工作就是教家里的孩子做功课、陪伴孩子玩耍,还有就是应雇主要求做一些家务。就这样,小林只用了七八个月的时间就还上了四年的学费贷款。

在栗经理看来,大学生在高端家政方面是理想的人选,“他们有高等学历,而且素质普遍较高,还能够辅导孩子的功课。”与做家务相比,雇主们更看重的是个人的素质,所以,即使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家务方面的基础薄弱,但还是能够得到青睐。

栗经理还记得有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在经过了公司的家政基础培训之后,就被一个家庭相中做了住家保姆,“她的厨艺不好,但是雇主并不在乎,而且女主人手把手地交她做菜”。

找找阿姨从2015年开始涉足高端家政市场,在业内小有名气。到目前为止,已经有百余位大学生被介绍到高收入家庭去从事家政工作。经过栗经理的粗略统计,其中大专生有六七十人,大学本科毕业生达到四五十人,另外还有4名研究生专门从事幼儿早教。

正如栗经理所说,很多雇主对大学生的学历、身份和素养十分看重。北环的张女士跟丈夫工作很忙,就聘请了住家家政照看孩子,她看重大学生的原因在于,“她们跟自己的孩子年龄差距小,沟通交流起来更为顺畅,而且大学生辅导孩子功课的方法更加科学。”

中国海洋大学人文社会研究院副院长庞玉珍教授认为,高端家政应成为大学生就业的一个领域,但是大学生要成为高端家政人才,需要接受系统的家政教育,因为缺少社会经验和家庭生活锻炼,一开始很难适应高端家庭的需求。

年轻妈妈开车做保姆

由晓静在怀孕生子前是一名拥有本科学历的幼儿园老师,怀孕之后她就辞去工作专心待产,在此期间,她学习了很多育婴知识。等到孩子两岁的时候,她俨然成了理论实践皆精的育婴专家。同时,由晓静也发现,自己已经很难重新融入职场,所以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成为一个育婴师,在家人看来就是俗称的“带孩子保姆”。如今,由晓静开着车去做家政,每天朝九晚五,享受着双休日,月薪是过去的两倍。

找找阿姨,像由晓静这样开着车做家政的年轻妈妈有五六个,他将这种现象称为“年轻妈妈转型”。这些新晋妈妈转型成为专业家政的选择很容易理解:孩子一岁半到两岁的妈妈们,在生产完之后很难再融入职场,而在婴幼儿护理方面又已经具有了相当丰富的经验,所以家政服务为她们提供了转型的契机。因为年轻、思想较为开放,所以这类人更能对家政行业产生认同,她们觉得家政行业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当然,最大的吸引力还是来自高薪水。据了解,拥有高级育婴师证的月嫂住家费用在6500-7000左右,合格的金牌月嫂薪水上万元也很正常。

硕士家政的心路

小李是郑州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毕业后很快结婚生子,等到孩子一岁半老人可以代为照料的时候,她打算重新进入职场,但日趋严峻的就业形势已经让她没有了太多选择的机会。现实逼迫小李转变思路,“高学历、懂英语、会弹琴、拥有育婴师证是我的优势”,经过用心考量之后,小李将自己定位为“高端保姆”。

栗经理说,像小李这样的保姆很抢手。小李一进入找找阿姨求职就受到了不少雇主的青睐。双向选择之后,公司安排小李进入了某小区的一户人家。第一次见面,雇佣双方相谈甚欢。小李在自己的孩子出生时通过书籍和光碟所学到的育婴理论知识、丰富的实践经验都派上了用场。雇主于女士与小李的情况刚好相反,她们夫妻忙于工作,孩子都是由老人来带,教育孩子的方式有些落后,所以“宁可多花钱也愿意聘请小李”。

硕士研究生当保姆是不是大材小用?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而且这种落差可能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家政服务协会秘书长在现实生活中就有深刻的体会,“谁家的子女大学毕业了会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呢?”所以,在家政服务业的人员构成中,40后、50后占了绝大多数。

小李也曾心存顾虑,“怕老师同学知道,面子上过不去”,但父母的支持给了她很大的鼓励,“可能因为父母都是老师,观念比较开通”。小李说,“人应该面对现实,放平心态。我非常喜欢孩子,给他们做启蒙教育,我认为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工作,没什么掉价的。”

把做家政当作跳板

2008年毕业的女大学生小杨后在一家国有企业从事质检工作,但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能学到的东西太少了,每天都是程式化的工作,对自己的成长没有多大帮助。当看到家政公司推出的高端品牌之后,小杨果断决定放弃现在的工作到家政市场去一试身手。虽然做保洁员每月的收入比在职场工作相差不多,但小杨觉得,“空闲时间比较多,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多学学日语”。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翻译,“从事家政行业只是毕业后面对就业难的一个缓冲阶段”,小杨想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谋求更好的发展。

与小杨的想法不同,同为大学毕业生的小王却因为难以承受亲朋好友的眼光而放弃了家政职业。毕业于郑州大学的小王,曾经在金水区的一个英国家庭从事家政,每个月有4000元的收入。与雇主相处的日子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与其说是高级保姆,不如说是他们家的朋友和家庭教师,我主要就是为小孩服务,在他父母上班的时候陪他玩,教他学习汉语学习功课,给他做饭洗衣服。”因为喜欢孩子的天性,再加上满意的收入,小王很喜欢自己的家政工作。但亲朋好友对她从事家政行业投来的鄙夷眼光,让她如芒在背。最终,难以承受这种压力的小王转行做了办公室文员。

跟她们相比,硕士家政小李的规划更为清晰,“现在我给婴幼儿做启蒙教育也是为了以后积累经验,等机会成熟了我就自己办一个婴幼儿托管机构,自己创业当老板。”

一个月4000元的收入,不算是一个小数目,可是目前郑州的高端家政市场仍然人员不足。秘书长说,观念是导致人才缺乏的重要因素,不论是大学生本人还是家里人都觉得接受了四年的高等教育之后还去做伺候人的活儿太丢人,而且大学生也会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所以家政注定只是他们的暂时落脚点。

专业招生遭遇尴尬

郑州职业技术学院是河南省首家开设家政专业的学校,致力于培养熟练掌握家庭经营管理、日常营养与保健、日常家庭理财及人际沟通与协调技巧、能够适应家政服务与管理需要的高层次应用型专业人才。2006年、2007年均开设了家政专业,曾一度引起广泛关注。2009年4月,3名家政专业的大学生在家政公司一亮相,很快就被抢光,薪水也比普通大学生高出1000元。

时隔三年之后,家政专业却突然销声匿迹。据了解,2006年和2007年该学院家政专业每次招生情况仅有13人,而其中很少是第一志愿的,“家政系的停招是迫不得已的,当时也经过多方社会调研和专家审议,才决定开设家政专业,然而生源的严重不足根本不能满足巨大的办学成本支出。”据该校招生办的一位老师介绍,家政服务被认为是“伺候人的活儿,不够体面”,而且没有保障,这些原因导致了招生困难。

栗经理为记者联系了很多从事家政的大学生,但她们都婉言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高端家政的瓶颈就是大学生的就业平衡心态”,栗经理坦言,“很多人宁愿在小企业拿两千左右的工资,也不愿意做高端家政。”

郑州家政服务协会秘书长对此也有同感,在她看来,想要走出这种困境,除了需要政府扶持培训家政人员之外,也需要全社会纠正对家政服务业的偏见,让大学生从事高端家政有个好的从业环境。

相关权益难以保障

除了社会观念的因素之外,家政行业在法律法规方面的不完善、从业人员的相关权益得不到保障、市场的混乱也成为高学历人才顾虑的原因。

周口来郑的保姆徐新花,经家政公司介绍来到陈先生家中做住家保姆,在打扫卫生间时滑倒造成了胯骨骨折,共花费医药费4000多元。事发后,徐新花认为这属于“工伤”,希望雇主陈先生负担一半的费用。但雇主陈先生咨询律师后表示,只愿从道义上补贴徐新花500元。

徐新花的遭遇值得同情,但事实上,雇主陈先生的做法也完全合法。依据目前实施的《河南省家政服务业消费争议处理办法》规定,保姆在服务过程中因工作原因受到意外伤害的,客户不承担赔偿责任,应由家政服务机构按照协议约定对家政服务员进行处理。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郑州的很多家政公司只属于中介性质,以向保姆和雇主分别收取管理费和中介费营利,无须给保姆缴纳保险,而且与保姆之间并没有签订相应的合同,所以也导致保姆在遭受人身意外伤害时只能自己“埋单”。

调查中记者发现,目前在郑州,无论家政公司规模大小,均不与保姆签订合同,这意味着家政服务从业人员需要自行承担。

一家家政公司的经理金大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个中原委,家政公司本质上仍属于半公益性的中介机构,“给保姆介绍一份工作,收取的中介费不足百元”,微薄的利润根本负担不起保姆每月500多元的社保费用。栗经理对这种行业的弊端也深有感触,“之前公司推出的十几名大学生保姆虽然很受雇主欢迎,薪资也普遍比一般保姆高出上千元,但目前大多因社保问题无法解决而转行。”

更重要的是,这个行业目前基本没有相关的法律对其进行规范和约束,家政服务员与雇主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雇佣关系,因此并不属于劳动法的调整范围。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出台一部关于调整规范家政服务业的全国性法律或法规。

亟待规范的现状

虽然对高端家政的需求越来越多,但目前家政市场却很混乱,很多中介公司甚至连工商营业执照都没有。据了解,目前郑州市大大小小的家政公司已有1000余家,而登记注册的只有300多家,更遑论对家政人员实行管理了。最常见的家政公司是这样的: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几平方米租来的房子就是全部家当,收取中介费的时候言之凿凿,但事实上却没有任何抗风险能力,出了问题,采取的处理方法基本是关门了事。

郑州家政服务协会会长表示,目前郑州家政公司的注册门槛普遍较低,“较大规模的家政公司需花10万元注册,个人的家政服务机构只需3万元就能成立,拿到相关部门出具的中介机构和职业介绍许可证后就可以开门营业了。”

家政协会秘书长说,针对家政服务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郑州家政服务协会也曾出台相关的规范标准,但缺乏相应的强制力和约束力,出了问题还是要以协调解决为主,家政公司的服务规范还是要依靠行业自律。

不论是业内人士还是研究者都深刻意识到家政行业对于社会经济的重要作用。庞玉珍教授说,“家政服务产业化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家政服务业的发展不仅有利于家庭生活质量的提高,同时能够扩大就业、拉动内需,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在她看来,日本家政业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日本全民都非常重视家政教育和家政产业的发展,对日本国民素质和生活质量的提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目前的家政业和国外的差距很大,远远滞后于社会需求,其主要原因是家政教育相对落后,家政服务人员专业化程度太低,政府对家政事业的发展没有予以应有的重视和支持,中国传统观念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行业的发展。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也感兴趣:

三藏

三藏

微信添加朋友 找找阿姨,网上预约保姆、月嫂、钟点工,在线预订保洁服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