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走近世界家政名牌:香港外籍女佣,从妆容到体检、薪资面面观

Evan至今还记得她从菲律宾家乡来港的那个清晨,五点起床,告别四个年幼的孩子,她从小镇坐四个小时的公车到达马尼拉,之后乘坐中介统一安排的赴港航班,一个半小时后,到达一个高楼鳞比,光怪陆离,与家乡完全不同的城市。

晚上,与十几名初次来港的菲律宾女佣一起,Evan被安排在佐敦拥挤的宿舍,中介告诉她,两天后,她的雇主会来接她去住家,而这两天内,她除了需要做一个全面身体检查,还从中介手上拿过来一叠厚厚的菲佣守则,对未来的工作做出了详细的指引,教导佣人如何洗涤不同质地的衣物,照顾小孩的注意事项,甚至包括不许化妆、不许穿紧身衣物、每天洗澡等个人生活细节。

她的雇主王女士,也收拾好了家里的工人房,买好专用的餐碟刀叉、毛巾等家居洗漱用品,等着这位家里的新帮手。两个月前,她在中介公司挑选简历,视频面试,最终敲定人选,Evan在视频面试中表现并不出色,一般初次来港工作的新佣人总是看起来笨拙不安,“但对我来说,顺从和老实最重要,她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也需要钱养活家人,这是她工作的动力。”从敲定人选到提交申请、迎接菲佣到港,王女士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并为此付了一万二港币的中介费用。

照片:Xyza Cruz Bacani,菲佣,也是街头摄影师

香港的中上层家庭,很多都有雇用家庭女佣的习惯,给他们安排煮饭、洗衣、清洁工作。而富裕家庭的分工更加细致,煮饭、清洁、园艺、照顾小孩,都有不同的外佣负责,另外会再雇佣一名私人管家来管理这些外佣。

截止到2016年底,香港外籍佣工的人数达到34.1万人,占香港整体劳动力近9%,其中包括48%的菲佣、49.4%的印尼佣工以及1.3%的泰国佣工。

在香港,只要本地居民能向政府证明每个月你的家庭收入不低于一万五千港币,就符合政府聘请外佣来港签证的要求。

外佣的合约期为两年,政府目前统一的月薪价格是4310港币,雇主需同时提供免费住宿和膳食,或每月不少于1037港元的膳食津贴。

同时雇主需要购买两年期的商业保险,为外佣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包括支付门诊、住院及牙科急诊费用。

假期方面,除了每周一天的休息日和公众假期,菲佣在港工作的头两年享有七天的带薪探亲假,之后每年递增,最高增至十四天为止。在合约终结时,雇主需提供往返原居地的旅费( 包括机票、膳食及交通津贴)。

香港政府一直致力保障在港外佣的权益,劳工处编印的《雇佣条例简明指南》、《雇员补偿条例简介》、《雇用外籍家庭佣工实用指南》及《备存工资和雇佣纪录》小册子,以及入境事务处编印的《从外国聘用家庭佣工指南》雇主都需要仔细查阅。如违反这些条例里的规定,例如延迟发放工资、不依法发放法定假日及年假、非法解雇等,除须向外佣作出金钱补偿外,更会因触犯刑事罪行而被检控。

平等机会委员会颁布的《性别歧视条例》、《家庭岗位歧视条例》中,对于保障外佣权益上也做出了细致的说明,特区政府给予他们享有跟本地劳工相同及全面的法定保障。

另外,香港的外佣雇佣中心众多,而全部合法的雇佣中心都受劳工处和香港政府规管,政府通过发牌、进行例行及突击巡查及投诉调查,规管职业介绍所的运作。

一般来说,若要雇请菲佣,首先要到中介机构进行挑选。中介的牌照由出入境事务处发放,是香港政府认可的机构。政府与这些中介机构联系,掌握着外佣的出入境记录,以防非法入境的黑劳工混入其中,从源头堵住非正规输入渠道。

菲律宾、印尼的家政教育十分普及,几乎所有的中学和大学都开设有家政课。外佣很多都是中专以上学历,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部分外佣还持有护士、医师或教师的执照,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照片:Xyza Cruz Bacani

中介机构对每一位受聘的外佣都建有档案,内容详尽,包括受雇人在本国的表现、家庭情况、经济环境以及身体健康状况,还有外佣在香港工作的经历,各位雇主对她的评价,每次更换雇主的原因,语言能力(英语、粤语、普通话等及熟练程度),可以接受的工作(照顾小孩、老人、残疾人以及搞清洁、看家、烹调、饲养宠物)以及特长。初选后还要进行面试,雇主和外佣之间就具体细节进行询问交流。

外佣雇佣中心的职责首先是配对双方的需求,之后签署合约,协助准备所需文件,提交合约到大使馆进行公证。雇佣中心也会处理续约,终止合约,预约身体检查等事宜。

另外,很多雇佣中心的网站上都有“外佣黑名单”的名录,输入外佣的名字和护照号码,就可以查到她过去是否在香港有不良的工作记录。同时,各国领事馆也有“雇主黑名单”供中介公司和外佣查询,比如歌神张学友的太太三年之内解雇了21名菲佣,被菲律宾领事馆列入黑名单,一位男雇主因虐待印尼被香港政府判决入狱六年,同时也被印尼总领事馆列入黑名单。

菲驻港总领事馆称,当收到在港工作的菲佣投诉,发现雇主不合理或涉及刑事成份而伤害菲佣,领事馆会将有关雇主列入监察黑名单,最少监察半年,其间有关人士申请雇用菲佣,菲驻港总领事有权拒绝或不批准。

香港消费者委员会依然每年会收到有关聘请外佣的投诉,2016年达到234起,而劳工处也成功检控12间涉及无牌经营及滥收求职者费用的外佣职业介绍所。围绕雇佣中介的投诉主要涉及聘请等候时间过长、外佣未能如期上任以及外佣服务质量不理想等问题。

报纸上每年也会爆出外佣偷窃事件,比如谭咏麟的红颜知己朱永婷家中曾经发生连串闭门失窃,之后查到其菲佣共窃取1.7万元,菲佣被判入狱6个月。作家林燕妮的菲佣在受雇的三年内偷窃她大批名表,钻戒及金币等总值逾百万元,被判入狱14个月。

法律给了彼此强有力的保护,但雇主和外佣之间的不信任依然存在。更多的挑战来自于心理层面。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博士曾金燕曾表示,当有偿分工进入私人领域,并以一天24小时,一周六天的形式存在,分工的意义和私人生活的意义一齐改变了。雇主、佣人、家庭成员,每个人都被亲密关系中“非家庭成员”的存在而重新塑造。如何实现雇主和外佣之间的互相尊重?又如何在家人与佣人建立起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非仅仅是各取劳务、工资所需的“共存”、“互惠”关系。

著有《外佣,住在家里的陌生人》一书的作家苏美智说,“外佣没有工作时间和环境的分界,便要参与雇主的所有家庭生活,双方要有技巧地维持这种职业关系十分不容易。但只要怀着尊重和同理心,多聆听她们的故事,就会发现这些与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外人,其实并不陌生。”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也感兴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