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以下“奶娃”谁来带? “中国式托育”困住年轻父母

3岁以上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0到3岁的“小奶娃”谁来管?这道难题该怎么解?

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双职工家庭对低龄孩子的看护需求增大。特别是在五个月到两岁半这个阶段,育儿嫂难找、幼儿园不收、幼儿托育贵,如何解决职场父母的烦恼?

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就建立普惠性托育机构,以及对托育机构进行规范管理带来了好的建议,让年轻父母的托育焦虑不再无处安放。

调查

想生二孩没人带 送去托育成本高

春节假期刚过,渝北区一托育机构的孩子们整整齐齐“返校”了,这些孩子都是几个月到两岁多的“小奶娃”。

“感觉这个春节比上班还累,白天晚上都要带娃,觉也不够睡,太难了。”王女士说,自己的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公公婆婆年岁大身体不好,没有人带孩子成了她的头痛事。托育中心一开门,她立即就把7个月大的孩子送了进去。

南岸区的周女士说,她曾想过生二孩,但考虑没有人带,最后放弃了。周女士和老公都要上班,孩子2岁前亲戚有空可以帮忙带,2岁后该怎么办?“请保姆、上托育中心、上早教班,花销都大!”

渝北区的陈女士去年生了对双胞胎,喜悦之余,也有烦恼。请的月嫂每月开销1万多元,自己的妈妈也在帮忙带娃,一家人依然很累。休完产假上班后,孩子怎么办?陈女士准备把两个孩子都送去托育中心,“附近的托育中心每个月收费6000元,两个孩子每月12000元,只有咬咬牙了!”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重庆有不少托育中心,但大多数只招1.5岁以上的孩子,每月费用从3000元到6000元不等,“低龄月份孩子,每月费用几乎都在5000元以上。”

提到收费贵,托育机构也有话说。场地租金贵、人员需要培训、照看孩子专业性强、工作人员流动大……这些成本加在一起,要实现较多的盈利也很难。

想生二孩没人带,送去托育机构成本高。3岁以上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3岁以下的“奶娃”该怎么带?记者就“中国式托育”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来看看他们都有什么好主意。

全国政协委员刘文贤:

办普惠性公益性托育机构,培育托育专业人才

“目前,国内的托育中心几乎没有专业独立的培育体系,基本上都是幼儿园、早教、家政育婴等既有模式的延伸。”全国政协委员刘文贤说。

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应该怎么做?刘文贤建议,应该多元化增加托育服务供给,依托公办机构兴办一批具有普惠性和公益性的托育机构,满足普通收入家庭需求。

刘文贤的建议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来自于他对托育服务的调查研究。

在刘文贤的提案中,有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重庆3岁以下婴幼儿户籍人口约95.19万、常住人口约98.05万,提供婴幼儿托育服务的登记注册机构909所、托位数3.03万,“托位数占比仅为3.0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1%。”

调查显示,重庆48%以上的家长有托育意愿,且其中70.7%的家长希望选择公立性质的托育机构,但由于全市供给数量严重不足,直接导致入托率低下。此外,刘文贤还发现,我国托育保育活动不适合0-3岁婴幼儿发展特点,“幼儿园化”现象严重。

“依托公办机构兴办一批具有普惠性和公益性的托育机构,满足普通收入家庭需求,是目前最为迫切的问题。”这个难题如何破解?刘文贤有自己的思考,“可以选择一些办园时间长、基础条件好、办园过程规范的托育机构,重点建设一批示范性托育机构,为各类婴幼儿照护机构树立标杆、提供样板。”

刘文贤还建议:试点推进早教机构向托育机构转化,探索托幼一体化建设,利用现有幼儿园的管理资源、场地资源、师资资源举办托育班。整合社区服务体系,引导有条件的社区开展托育服务。同时,鼓励企事业单位采取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形式设立托育点,满足职工托育需求。不断创新,形成全日、半日、计时和临时等多元化的托育服务方式。

托育机构从业人员的专业化,也非常重要。刘文贤建议,政府在场地、人员编制、事业经费及税费等配套政策方面给予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同时,依托专业院校和托育机构,建立托育服务实训基地,培训具有3岁以下抚育资质的专业人才,形成不同层次的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立健全托育服务人才培养、使用、评价和激励机制,将专业技能等级与服务人员的薪酬待遇直接挂钩。

全国人大代表高钰:

加快完善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一批示范托育机构

要不要把孩子送去托育机构?这是不少父母正在面临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高钰也正在为这事犯愁。去年参加全国两会前,高钰的宝宝才刚满月。从那时开始,一直关注科技创新的高钰开始关注起托育服务。高钰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除了说科技创新,还会说说托育服务。

“加快规划建设托育机构,很有必要。”高钰说,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发展养老、托幼服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十四五”期间,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

高钰在调研中发现,不少刚当父母的年轻人对托育服务都有需求。特别是一些“双职工”家庭,没有太多时间带孩子,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让老人带。此外,找不到合适的托育机构,这也是不少父母面临着的一个问题。

高钰建议:加快合理布局托育机构,在社区、园区等区域根据实际需求规划建设托育机构。特别是在大型工业园区、生活区等区域,公立托育机构应作为标配,可采用公建民营的模式,由政府提供场地、购买专业社会组织服务。

“我国的托育服务体系还不完善,缺少标准,在这个阶段需要一些托育机构发挥示范作用。”高钰说,目前,托育服务的制度、人员培训和管理、托育机构设置的硬件设施等方面都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需要逐步完善。

高钰认为,完善托育服务体系是一个在实践中探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及时总结好的做法,进行示范推广。“托育服务正在呈现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但是有一个原则要遵循,那就是要讲究科学。”高钰说,托育服务要根据0-3岁婴幼儿的最新科学研究,制定和更新托育服务的内容。不仅要照顾好孩子,还要让孩子在托育服务中得到启蒙。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三岁以下“奶娃”谁来带? “中国式托育”困住年轻父母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