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评彩礼贷和墓地贷频出


最近,两则新闻引人关注:

一则是关于“彩礼贷”——江西某银行传出一张“彩礼贷”海报:彩礼开销不用愁,“贷”来稳稳的幸福。海报内容显示,该款彩礼贷最高可贷30万元,最长可贷1年。贷款用途限定于新婚旅行、购买车辆、首饰和家电。海报最下方还特意注明:情侣一方需为行政事业单位正式员工。

另一则是关于“墓地贷”——云南昆明一家陵园和云南西山北银村镇银行,将在今年清明期间推出“墓地按揭业务”:单墓9990元,面积为1平米;双墓价格为2-8万,面积为2平米左右。

又是“彩礼贷”,又是“墓地贷”,引起网友群嘲:是不是今后婚丧嫁娶,一切皆可贷?

虽然有的涉事银行已经暂停业务,并对相关人员作出停职处理,但归根结底,不论是“彩礼贷”还是“墓地贷”,背后的本质问题都是被畸形价格扭曲的传统习俗。

在我国,彩礼以一种婚礼习俗而延续至今。娶妻“纳彩”最初的出发点,是对爱情和婚姻的承诺和寄寓。《诗经》中“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其中抱的布,就是彩礼。但今天在一些地方,古老的仪式被赋予更多的内涵,人们心中或多或少都抱有这样的看法:彩礼是婚姻的试金石。于是,彩礼越来越高,甚至成为了爱情和婚姻的门槛。

而墓地是人生的最后归处,也是“入土为安”传统观念里的刚性需求,丧葬习俗是对逝者表达哀悼、缅怀与敬意的一种仪式。原本“有碑可祭”无可厚非,但今天有些人,却把墓地当商机,炒作风水、低买高卖、贩卖焦虑,有的甚至推出定制艺术墓、草坪卧碑墓、绿色环保墓等多种墓穴,变相推高墓地价格,使得泡沫越来越大。

中国素有“礼仪之邦”之称,而所谓礼仪,“礼”才是本也,“仪”是为末。

“彩礼贷”“墓地贷”打着传承文化、缓解资金压力的幌子,看似解决了“结不起婚”“下不起葬”的难题,实则是变相迎合天价彩礼和高价墓地的陋习。

要知道,“贷”来的婚姻,不能作为婚姻和睦的保证金;“贷”来的高价墓地,更不能显示对逝者的悼念有多深。生活需要仪式感,但欠下的真金白银,却有可能让甜蜜变味,让孝心透支。

要知道,感情无法物化,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因彩礼上演的爱恨情仇,让婚姻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异化变质;因高价墓地引发的“死不起”焦虑,更剥夺了人们最基本的安全感。

要知道,幸福的婚姻有千万种,或者相濡以沫,或者相敬如宾,但绝不是靠“天价彩礼”换来的。悼念逝者的方式有千万种,有的继承技艺,有的传承精神,也绝不是靠“高价墓地”来凸显的。

婚丧嫁娶皆是民生。作为一方管理者,约束以关爱为名牟利攀比的行为,不仅要靠有力的行政命令,更多的可能要用政策的手段良性引导。在土地紧张的背景下,有的地方开始尝试推行花盆葬、草坪葬等方式,倡导普葬、简葬。也有的地方利用村规民约等方式,让移风易俗、反对大操大办等理念深入人心。

法律的刚性约束是最后一道“紧箍咒”,任何妄图利用彩礼骗取钱财、恶意炒作墓地价格扰乱市场等违法行为,都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总之一句话:爱情不是买卖,孝心更无需欠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央政法委评彩礼贷和墓地贷频出
返回顶部
找找阿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