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雇主放心、家政安心、服务贴心?针对目前家政行业存在的问题,市政协委员有话说

不少家政服务机构“小弱散” 金羊网记者陈秋明摄

广州家政业现状中存在“家政行业市场监管薄弱”“家政从业人员职业化程度较低”“从业人员的权益保障不完善”“线上家政服务公共平台功能还需提升”等问题。对以上现状,广州市政协委员提出了怎样的建议呢?

1 问题:如何请到放心的家政? 建议:政府牵头完善监管体系

对于请保姆,重中之重是安全问题,如何保证请到的保姆身心健康、无不良嗜好,如何请到“保险”的保姆,谁来负责监督和把关?

对此,市政协常委陈云嫦建议,在政府层面应明确家政服务行业监管的牵头部门,人社局、商务局、民政局、市场监管局、妇联等部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明晰各自的管理权责清单,整合资源,形成合力,完善监管制度体系,共同管理好家政服务业各环节。

市政协委员蔡武提出了两项具体措施:一是加快建设统一的“家政服务信用信息平台”,在信用方面全景归集家政企业、从业人员、消费者的基础信息和信用信息,逐步建立与完善企业和从业人员的诚信档案。二是加快分批推进从业人员持证上门服务制度。

蔡武表示,上海已于今年5月20日推出了第一批服务证,消费者可通过网站、电话、微信、二维码4种方式,查询到从业人员的身份信息、从业信息以及所在企业的信息等。通过推广“上门服务证”,让家政从业人员逐步挂靠家政企业,让家政企业逐步到政府监管的平台登记注册,借此逐步实现对家政从业人员的全员管理和家政服务机构的全域监管。

此外,市政协委员方颂呼吁,除政府要承担起监管责任外,也需企业、行业组织齐抓共管。企业要承担起主体责任,做好家政人员的招聘、培训、雇主评价、投诉处理等工作;行业协会要做好行业自律,帮助企业提升管理水平,协助政府开展监管。

2 问题:家政职业化程度较低 建议:引导培训系统化、正规化

目前市场上的培训机构水平不一,技能培训内容参差不齐,证书名目众多,发证机关五花八门。即使消费者用高价请来“星级”家政,也未必能换来同等价值的专业服务。

针对市场上家政培训机构水平不一的问题,市政协委员蔡武建议,政府应加大宣传,引导大家到人社局注册的正规培训机构培训,并加大广州市17家较大规模的家政企业内部培训,取缔非法或劣级的培训机构。

针对家政行业证书现存的问题,市政协常委陈云嫦表示,国家已取消了许多证书。目前国家层面与家政行业有关的专业技术职业资格只有“育婴师”证(母婴保健技术服务人员资格),技能人员职业资格有孤残儿童护理员、看婴员、保育员。陈云嫦建议下一步应规范证书的发放和规范证书的名称。

讲起家政服务,不得不提到素有“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之美誉的菲律宾国家品牌“菲佣”。为什么菲佣在全球能叫得这么响呢?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介绍,菲佣在菲律宾待遇很高,每年圣诞节回国时,马尼拉的国际机场会为她们建立贵宾通道,铺上红地毯,菲律宾国家领导会在那亲自迎接她们,她们感到自己被尊重。朱德毅进一步分析,菲佣在培训上非常认真,菲佣之所以如此受到尊重,一是她们本身文化素质就比较高,二是她们职业化程度高,严格遵循职业操守。

如何借鉴菲佣的培养模式并结合我国国情发展家政行业?市政协委员陈志宏建议并鼓励职业院校有针对性地开设家政服务课程,并与一些优秀的、有规模的家政企业合作进行培训,使培训逐步系统化、正规化。为满足家政业的人才需求,陈志宏建议结合市里开展的 “百城万村”家政扶贫工作,到已经建立了输送家政从业人员长效合作机制的地区,于潜在家政从业人员家门口开设培训课程,让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掌握技能,便于他们找工作,也便于家政企业找人员,推动双方互赢。

3 问题:家政人员权益如何保障? 建议:推动员工制家政公司发展

现今,家政服务企业多为中介角色,其与家政从业者只签订服务协议,不签订劳动合同,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因此家政从业者得不到《劳动法》的保护。当与雇主产生纠纷,家政从业者难以维权的情况时有发生。

但家政公司大多是中小微民营企业,一旦要给员工买保险,企业就要承担一定的成本;不买保险,从业人员的权益又得不到保障,这一矛盾是否可以解决?

市政协委员陈志宏认为,针对这种情况,可以参考其他服务行业的做法,如律师协会为执业律师购买执业责任险,同样,家政服务业行业协会也可以购买家政服务职业责任险来规避风险。此外,陈志宏希望政府可以出台一些优惠政策去推动员工制家政公司的设立、发展。

广州市此前发布了《家庭服务业服务规范》,并让大型保险公司为家庭服务行业设计保险方案,保障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但由于是规范,并不强制执行,所以并非所有公司都严格执行。

市政协常委陈云嫦表示,保姆权益的维护在劳动保障方面较为滞后,制约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她建议广州适时出台家政业管理办法的地方立法,制订《广州市促进家政服务业发展实施方案》,为家政服务业的产业化、标准化、市场化保驾护航,支持家政服务业健康快速发展。

4 问题:线上家政服务平台影响小 建议:打造“线上+线下”新模式

目前,广州市现有的线上家政服务公共平台存在功能相对较少、影响力不大、信息不够完善、供求匹配并不十分通畅等问题。

市政协委员蔡武建议打造“线上+线下”的新模式,线上是指 “信用信息平台”,线下是指实体“家庭服务业广场”。他建议政府拿出一些物业并通过优惠政策,吸引优质家政企业入驻,并推动从业人员在信用平台上登记,形成“线上查询对接,线下三方签约”的有效模式,让企业、从业人员、消费者三方面对面,相互了解、选择并签约。

家政业乱象亟待解决

主持人:记者 张豪

10月16日,杭州保姆纵火案男主人林生斌在微博上宣告正式回归工作。两年前,2017年6月22日燃起的那把火,让林生斌失去了妻子和三个天使一般的孩子。谁也没想到这把火竟是平时备受林生斌夫妇优待的保姆点燃的。虽是极个别案例,却也映射出家政行业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及社会的加速老龄化,婴幼儿照料、老年人陪护等家政服务需求不断增长。如今,广州市的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已超35万,上规模的家政公司也逐渐涌现。如何既让雇主放心又让保姆安心,如何重整、规范家政行业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愿“互联网+”重塑家政业态

羊城晚报资深评论员 阅尽

家政业的乱象丛生与它的原始业态不无关系。说是职业,却很少有人愿将其视作谋生的饭碗;说是行业产业,却又一盘散沙,既无行业规范,更无产业的整体性与归属感。

要想借“互联网+”提升家政业,就必须重塑家政的业态。不只为供需双方提供中介服务,更要成为从业者的“娘家”与靠山,为其提供职业保障,让低层次的保姆成为具有专业操守,服务到位,且有归属感的职场人。在此基础上,再构建起全行业的规范管理平台,诸如建设保姆诚信平台、红黑名单等,为顾主和从业者双方提供“互信见证”,化解后顾之忧。

总之,线上家政不能只是当“掮客”、做经纪人,而应成为打造家政业凝聚力的核心纽带,以及重塑业态的根基。

乱象根源在于缺少行业标准

羊城晚报评论员 耀琪

乱象根源就在于这个行业并没有真正的从业标准以及实现标准的强制要求。很多标准,可能只会用于资格证的考试,在具体实践中并没有得到贯彻。很多从业者从网上买一个资格证,然后根据自己的经验为雇主服务,结果,不同雇主获取的是千差万别的服务标准。

目前家政方面的平台,做得比较成功的往往限于做家务这个层面。至于一个家政人员有没有偷偷地虐待小孩,行为是不是检点,由于弹性过大,取证复杂,平台也难下结论。同时,平台也没权力根据一部分人的投诉,公开把某些人列入黑名单。

高校开展家政专业,如果侧重研究,较能接受;如果侧重操作,是否有考生愿意花四年时间去读?“菲佣”很多是大学生,和家政行业在菲律宾社会的较高声誉有关。我国家政业,亟须提升自身水平和声望,吸引高素质从业者,让价格和价值更加对等,推动行业良性发展。

家政行业电子商务专家

专注家政行业电商化运营,为家政公司提供互联网运营技术咨询及营销服务。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如何让雇主放心、家政安心、服务贴心?针对目前家政行业存在的问题,市政协委员有话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