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书满天飞,收费无标准,你吐槽的连家政行业内部都看不下去了

8月22日,广东“南粤家政”工程启动,这意味着广东家政服务业正步入新阶段。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全省家庭服务业各类服务企业1.47万家,从业人员逾96万人。

家政服务为各个家庭代来便利,但也因因种种问题而被诟病。 家政服务业是一个传统产业,但也在不断融入新业态、新方式、新内容。

家政服务人员在接受培训

那么,在家政行业本身看来,行业的发展存在哪些“痛点”?“南粤工程”的实施将如何推动行业规范有序健康发展,扩大优质服务供给?

连日来,羊城派就家政乱象该如何突围走访了多家企业,我们一起来看看家政行业内部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

痛点一:
老一代退出市场后,未来谁做保姆?

“家政行业虽然是一个朝阳行业,但是从事家政服务行业的人已在渐渐老去。”母婴护理专家、指导讲师马保兰在家政护理这一行已耕耘多年。2005年,从瑞士回国的她成为国内第一批专业讲师。

“家政行业是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那时做家政的普遍是下岗工人。” 马保兰告诉记者,在家政行业巨大的需求背后,有从行业兴起时就存在的“顽疾”:从管理层到底层员工,家政从业人员老龄化严重、规范化意识淡薄,行业低级化明显。

马保兰告诉记者,30岁到45岁是从事保姆工作的黄金年龄,目前家政服务人员大多来自农村,工作技术含量不高,社会认同感较低,让年轻人对这个行业望而却步。

“现在多数人还是觉得保姆工作不体面、没地位。传统观念是阻碍更多人进入家政服务业的重要原因。”马保兰认为这是我们文化的缺陷,如果不改变这些“傲慢与偏见”,未来无人做家政。

“当老一代保姆退出市场后,如果缺少年轻的血液补充。家政行业恐怕没有人员可用。”马保兰说。

与此同时,家政行业缺的不仅仅是家政服务人员,更包括家政高技能人才以及管理人才。“家政企业的管理层主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之前做保姆、月嫂,出来创业的;另一个是年轻人,对这个行业比较看好的中学、大学毕业生,这部分人只占十分之一。”马保兰表示。

对策:
鼓励技工院校开办家政服务专业

记者走访了解到,行业内部对高校开办家政专业的呼唤由来已久。对此,广东在“南粤家政”工程中专门提出技能提升行动计划。

广告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广东将在技工院校加大家政服务人员培养培训力度,扩大面向老区苏区、民族地区自主招生规模。

鼓励全省技工院校根据市场需求开设家政服务专业,建设一批家政服务类技术技能人才省级重点和特色专业,按规定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

同时,还将按规定落实学生资助政策,使有就读技工院校意愿的贫困家庭学生100%享受技工教育优惠政策。

支持有条件的技工院校运用现代学徒制或企业新型学徒制开展家政服务类专业技能人才培训。

痛点二:
培训证书满天飞,星级自己定

“我们想获得系统培训,提高技能和服务质量,但这样的家政公司实在不好找。 ”有着15年家政从业经验的张女士坦言,这些年,家政服务内容日益复杂,对家政服务人员的技能提出更高要求。但是行业内培训鱼龙混杂,让她头疼不已。

如今,各类母婴护理师证、催乳师证、金牌月嫂证满天飞;家政服务星级自定,漫天要价,没有一定的参考标准。记者走访发现,家政培训市场鱼龙混杂,已被业内视为影响家政业健康发展最大的阻碍。

“有市场就有需求,有需求就有利益。”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坦言,面对家政服务这个“香馍馍”,人人都想分一杯羹,不少根本不懂家政服务的培训机构就应运而生,打“擦边球”获取利益,甚至违规违法,让不太健全的市场环境更加混乱。

目前家政培训证书包括3种:一种是得到劳动部门认定,结业时由劳动部门统一颁发,这类证书的培训机构一般能获得政府给予、按人头计算的培训补贴;

二是培训机构自行开展并颁发的证书;第三种虽由家政培训机构自行开展培训,但为了显示证书来源“权威性”,一些机构会从其他地方购买“山寨”社团颁发的证书。

朱德毅指出,虽然国家标准委发布了家政服务业相关规范,对母婴护理人员的准入条件作了详细规定,但并未细化职业资格证书的具体颁发部门。

而高级月嫂、星级月嫂的级别划分,也是家政公司自行评定。

在收费方面,朱德毅告诉记者,“家政人员的雇用价格都是各家公司自己定价,没有一定的参考标准,比较乱。”

从事家政行业七八年的小李说,目前家政行业服务标准的不统一导致定价也无法统一。“小时工可以标准化,住家家政人员很难标准化。”

对策:
筛选优质机构承担家政服务培训任务

“针对证书满天飞的乱象,‘南粤家政’工程在实施中,将会在行业内筛选一批办学条件较好、培训质量较高的机构承担家政服务培训任务,并按规定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届时将依托广东远程职业培训公共服务平台,开设家政服务技能培训专栏,开展免费远程培训。

鼓励各地建设具有当地特色的家政服务培训示范基地,珠三角地区每个地级市建立市级示范基地不少于10家,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不少于6家。对认定为省级家政服务培训示范基地的,按规定给予奖补。

痛点三:
家政服务与雇主信任危机

“其实,家政服务员的工作也不好干。”茂名市诚信青年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小娟坦言,现在用户与家政服务人员的矛盾、纠纷仍时有发生。

而在“家务怎么干”的问题上,雇佣双方的分歧也挺多。一位月嫂告诉记者,不少“非专业”的家长常支错招,让她左右为难。

“我就遇到过一位年轻爸爸,认定了阳光照射会对婴儿骨骼发育有好处,坚持要抱着孩子出门晒太阳,我在一旁只能时不时为孩子遮遮阳,却遭到他不停地抱怨,结果宝宝在日头下待了一中午,几处皮肤都晒伤了。”提起这,这位月嫂仍然很心疼。

在采访中,不少保姆和钟点工向记者诉苦:最难接受的是雇主不尊重我们。

一些雇主认为家政服务员“低人一等”,对保姆或钟点工颐指气使,或者随意折扣工钱。对一些打“散工”的家政服务员,由于没有公司或行业协会做“靠山”的,对此只能忍气吞声。

“保姆不缺,缺的是好保姆,缺的是‘老年保姆’。老年人找保姆,对岁数还有要求,太漂亮不行,太年轻也不妥,还要求会唠嗑,有点业余爱好。”走访中,一家政公司的培训师直言,不少老人找保姆堪比找对象,要过好几关。

儿女认可,自己同意,看着顺眼,双方还要能谈得来。磨合期最难熬,不是雇主投诉,就是保姆抱怨工作难干。

走访中,不少家政企业管理人员也表示,目前家政服务人员素质良莠不齐,导致事故时有发生,给雇主留下难以信任的印象。

对策:
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型家政服务业综合管理服务体系

这边厢感叹“好保姆难找”,那边厢却在抱怨“好雇主太少”。对此,“南粤家政”工程明确提出建立家政服务企业、从业人员和雇主三方信用档案登记查询平台,推行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实名制管理,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型家政服务业综合管理服务体系。

记者了解到,现在已有不少地市已开始打造家政诚信系统。“这个信用体系应该是双向的,不仅家政从业人员要建立信用档案,从业人员和客户也要有一套互评体系。”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介绍,协会在2015年就开始建设诚信系统。

目前,协会官网设有广州市家庭服务业诚信查询平台,雇主在平台上可以查询从业人员身份信息、技能、岗位证书,平台还会显示从业人员过往的服务情况,客户对其作出的评价。

与此同时,“南粤家政”工程还提出需加强新上岗家政服务人员岗前培训,在岗家政服务人员每两年至少得到 1 次“回炉”培训,为符合条件的员工制家政企业员工提供免费岗前培训和“回炉”培训。

家政行业电子商务专家

专注家政行业电商化运营,为家政公司提供互联网运营技术咨询及营销服务。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证书满天飞,收费无标准,你吐槽的连家政行业内部都看不下去了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